阴缘难逃

阴缘难逃小说试读

时间:2019-09-23 09:02:02来源:非常阅读

阴缘难逃全文阅读,《阴缘难逃》全文阅读就在泰格文学。兰陵书生全新力作《阴缘难逃》讲述了主角李二林蒋梦儿的故事,小说讲述了:有歹人心思恶毒至极,让兄妹配成阴婚,还让大兄当证婚人,这是倒行逆施,颠倒阴阳的事,断子绝孙,祖灵消散还是轻的。

阴缘难逃小说

阴缘难逃》全文阅读就在泰格文学。兰陵书生全新力作《阴缘难逃》讲述了主角李二林蒋梦儿的故事,小说讲述了:有歹人心思恶毒至极,让兄妹配成阴婚,还让大兄当证婚人,这是倒行逆施,颠倒阴阳的事,断子绝孙,祖灵消散还是轻的。

《阴缘难逃》精选章节:

我实在气坏了,抓起蒋荣国的衣领,作势要揍他。

蒋荣国没想到我敢动手,吓得脸色苍白,赶紧大声喊道:你干什么,还想要打我啊?是不是被我说中了啊?不过我可告诉你们,很多人都看到我进来了,我要是出事了,你们更逃不了。

堂叔也拉住我,让我别冲动,蒋荣国趁机甩开我的手。

这个时候,外面又走进来五个人,四个中年男人,后面还跟着一个女人。

蒋荣国看到他们,好像看到了救星,赶紧跑过去,喊道:你们终于来了,梦儿的尸体就是这家人偷的,在他家床上呢,他们不承认,还想打我。

偷了我大侄女儿的尸体,还想打架,怎么?以为我们好欺负吗?其中一个火爆脾气的人冲我和堂叔喊,从墙角抓起来一根棍子,那就试试啊,看看谁怕谁。

对方来的都是壮汉,干起来肯定是我们吃亏,我就低下头,不再招惹他们。

堂叔在我身后,并没有在意他的叫嚣,而是死死盯着站在最后面的那个女人,脸色凝重,慢慢走过去,有些迟疑地问道:你你是五嫂子?

五嫂子?

我们大家族里,我爸排行老五,我妈早就改嫁了,我从小就没有听过五嫂子这个称呼。

所有人都愣住了,盯着后面围着围巾的女人。

女人有些尴尬,低着头,好一会儿才有些尴尬的开口:小八,没想到你还认识我啊。

堂叔一拍大腿,走过去,激动地喊道:五嫂子,真是你啊!我和五哥从小关系最好,你们结婚后我也少往你们家跑,怎么可能忘了你啊。

忽然,他好像想到了什么,一把拉住我,指着女人,道:二林,这是你娘,你娘啊!

娘,这个简单却陌生的称呼对我来说实在太突然了,从小到大,我的生活中只有哥哥和爷爷。小时候因为别人骂我和哥哥没娘,也不记得打过多少架了。

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,盯着那个女人,想看清楚围巾下面的她到底长什么样子。

大嫂,这是怎么回事?蒋荣国说完,指着我问:梦儿是你女儿,而这个偷梦儿尸体的人,他是你儿子?

所有人脑子都凌乱了,我脑子里更加是一团乱麻。

我不管他们,一个人跑进了里屋,把门关上,倚着门坐到地上,梳理整件事情。

哥哥背回来的尸体是我们同母异父的妹妹,爷爷让她给我做媳妇儿的。一个死人,还是和我有血缘关系的妹妹,要是结婚了,那可不仅仅是怪癖,简直是天理不容。

抬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女尸,我心里不再充满恐惧,而是有些嫉妒,嫉妒她从小到大有母爱,而我和傻子哥哥只是没娘的苦孩子。

过了有十几分钟,堂叔在外面敲门。

二林,出来吧,你也长大了,你哥哥的情况你也知道,有些事情必须要你承担起来。

听到堂叔提起哥哥,我头上好像浇了盆冷水,瞬间冷静下来。

哥哥现在下落不明,不管怎么样,一定要先找到哥哥。

蒋家的人也都冷静了下来,坐在外面等着我,我没给任何人好脸色,出去直接问道:我哥哥现在在什么地方?

我们真不知道你哥在什么地方,昨天晚上他就跑了,如果你不信可以去我们家看看。蒋荣国回道。

孙香兰已经摘下了围巾,哪怕我不愿意认她,还是忍不住打量她,她肤色比较黑,脸上很多皱纹,平时肯定也没少吃苦。

她看着我,双眼含泪,道:二林,我们真不知道大林在哪里,如果我知道他是大林,昨天晚上无论如何也会拦住他的。

我气不打一处来,讽刺一句:哼,做妈的不认识自己的儿子,你真是有脸说啊。

她眼中立刻流出泪水,低下头,哽咽着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看到她哭,我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很难受,甚至也想跟着哭。

堂叔在旁边训我,说当年的事情并不怪我娘,是我舅舅强行把她带回去的。

我心里委屈,冲他们吼道:我不想管这些,我现在就想找我哥哥。

一个男人站起来,看着我,点头说道:我叫蒋荣州,是梦儿的父亲,我相信你们不会是偷梦儿的尸体做坏事的,你让我们把梦儿尸体带回去入葬,你跟我们去三水镇找你哥哥,我们也把你找。

他就是我娘改嫁的人,我不免多看了两眼,他个头不高,肤色也黑,长得有些憨,应该是个老实的庄稼人。

我点头表示同意,蒋家人就进屋去抬尸体,刚要动手,后面年纪最大的那个人喝道:别碰!他脸色凝重,看着尸体,问道:这是喜服,梦儿和谁成亲了?

我担心他们还要讹我,就解释一句:没和谁成亲,我哥把他背回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。

蒋三叔继续问我:那她昨晚上和谁在一起。

和我。我说完,怕他们误解,又解释:是我哥把我锁在屋里了,我什么也没干。

蒋三叔盯着尸体看了一会儿,把我拉过去,说道:你去看看梦儿身上有没有东西。

本来我就一肚子火,现在他们又这么多事,我直接炸了:你们有病吧,把尸体抬回去就行了,整这些事是要做什么?敲诈我们吗?那你们说,要多少钱?

那老头子也是爆皮气,抬起手里的烟杆就敲了我一下,瞪着双眼,冲我喊:蠢蛋!你还看不出来吗?这事明显是冲你们家来的,你要是不按我说的做,你们一家人没一个能活的了。

我心里猛地一惊,串联起所有的事情,矛头确实都对着我们家!

有人害我们全家?还是其他原因?

按照蒋三叔所说的,我伸手尸体身上摸了摸,然后从她怀里掏出来一张白纸,打开一看,上面竟然是用红字写的一纸婚书。

结婚的两个人是李二林和蒋梦儿,下面还有一行小字,写的是证婚人李大林。

好狠毒的心,竟然让兄妹两人成阴阳婚配,大哥做证婚人,你们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啊,有人要如此报复你们。蒋三叔叹道。

最先开口的竟然是我娘,她哭着问:三叔,我知道你有本事,你能帮帮我儿子吗?求你了,救救他们。她直接跪了下来,哭着磕头恳求。

我心里一软,想去扶她起来,可是没有那个勇气。

蒋三叔赶紧把她拉起来,看着婚书,沉声说道:还有办法,马上找到李大林,只要证婚人不承认这门亲,那就不作数。

我也问了句:不就是一张纸吗?还有什么说法吗?

蒋三叔回道:活人和死人结婚,是会缩短寿命的,而且一辈子都甩不开它的魂,最关键的是她还是你妹妹,这更是大忌,以后你要断子绝孙的。

我还有些不信,蒋荣国在旁边阴阳怪气地说,蒋三叔是三水镇有名的阴阳先生,他说的准没错,要是不信就算了。

我娘也点头告诉我,一定要相信蒋三叔的话,还让我跟她回三水镇找哥哥。

为了哥哥,为了我自己的命,也为了弄清楚到底是谁要害我们,我决定跟着蒋家人去三水镇。堂叔不想趟这浑水,说留在家里看着,说不定哥哥很快就回来了。

路上,我在后面听到蒋荣国骂骂咧咧地说什么本来还能赚笔钱,现在不仅钱没赚到,还惹了一屁股麻烦。蒋荣州倒是还有点良心,让他闭嘴,不要让我娘听到,不然她会更伤心。这让我对他有了点好印象。

到了三水镇,蒋荣国直接回家了,其他人抬着尸体一起去了蒋荣州家。

刚进大门,我就看到院子角落里有具棺材,棺材很新,上面沾着土,棺材盖上还有钉子眼,明显是用过又被人打开了。

来,把梦儿先放进棺材里吧。蒋三叔招呼一声,示意大家把尸体放进棺材里,然后喊我一起帮忙,先把棺材盖抬下去。

抬起棺材盖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娘惊呼一声,吓得直接松了手。幸好我闪得快,要不然肯定会砸到手。

里面里面有条胳膊。

蒋三叔脸色一变,直接把棺材盖推到地上。

棺材里面真的有一条胳膊,还有一个沾血的斧头,鲜血淋淋的,胳膊断口处还有些碎骨,应该是被人用斧子,砍了好几次才砍断。

这种血腥场面我还是第一次见,有些反胃,稍稍移开目光。

蒋三叔虽然年纪大,可胆儿不小,直接拿出胳膊,上下打量:这胳膊是个男人的,刚砍下来不久,咦,上面还有字。

因果报应,天理难逃。

我也凑过去看,发现那条胳膊上有这么八个字,看上去像用血写的,但是擦不掉。

忽然,我看到那胳膊肘上有一条疤痕,这条疤痕我很熟悉。我八岁那年,淘气爬树,结果下不来了,哥哥爬上树把我放下去,可自己不小心从树上掉下来,胳膊被地上的石头划出了一条大口子,留下了这条疤。

哥!我喊了一声,抢过胳膊,仔仔细细看了一遍,眼泪直流,忍不住痛喊:这是我哥的胳膊!

阴缘难逃精彩评论,看了阴缘难逃试读章节,你有什么想法,欢迎告诉非常阅读哟。

阅读全文

美图欣赏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资讯